楔子
10/4694

楔子

  仙音袅袅,雾海蒙蒙,灵气氤氲,岂是凡间可闻?因为这正是仙界!

  然而,这般绝美仙境却被一阵呼啸声打破。

  极目望去,只见一对俊俏的男女御空而来,其势快若流星。

  那个女子约双十年华,一袭玄色衣裙因极快的速度而猎猎作响,玲珑有致的曲线也因此被勾勒而出。那女子明眸皓齿,高速飞行下面色微微潮红,略带病色,不过这不但不影响她的绝美,反而使她更楚楚动人。

  只是她眼中时而闪现的煞气显得格外的诡异,略显得妖媚。而且她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魔煞之气,魔煞之气虽然极淡,却显得格外纯正,好似是被刻意的压制着,若隐若现。

  那女子怀中抱着一个男婴,尚在襁褓之中。婴儿稚嫩可爱,皮肤白皙嫩滑,襁褓上散发着蒙蒙光彩,一缕神圣宏博气息和一种类似女子的魔煞气息相互缠绕,这两种迥异的气息却能共存,令人咋舌不已。

  那女子一边御空飞行一边回眸,后面隐隐有点点身影,看着这些身影逼近,她眼中的煞气更浓。只有望向身边的男子时才显出浓浓的温柔之色。

  再看他旁边的男子,那男子俊朗出尘,剑眉星目,身姿挺拔,一袭白色长袍飘荡,整个人浑然一体,丰神如玉。

  与女子不同的是他浑身散发着如那孩子般神圣宏博的气息,这更使得他一身洒脱之意尽显。

  他虽和那女子一样在急速飞行,却显得从容不迫,淡然若水。

  “昊哥,今天我们还能逃出去么?”那个女子眼眸眨动,满脸的担忧之色。

  “呵呵,月妹,担心什么,大不了跟他们大干一场。虽然我们因为生下天儿而使得功力大损,但我们毕竟已经成神,境界犹在,岂是这些仙人所能比的。”男子边说边看向女子怀中的婴儿,满脸的豪气干云。

  “虽说我们已经成神,但也只是刚刚踏入这个境界,如今更是因为诞下天儿而使实力折损,我怕……”那女子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婴儿,满脸的忧虑渐渐变为慈爱之色,欲言又止。

  “有我在,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母子的。”男子浅浅一笑,一如既往的淡然,却让人有种不容置疑和值得信赖的从容。

  听了男子的话,女子心神稍定,只见她眼中厉芒一闪,道:“嗯,我也不是吃素的,想我当年在魔界“煞魔女”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。惹急了我,哼,今天我就血洗仙界,我可好久没动手了,手痒得很呢!”

  “你呀你,让我怎么说你好呢,都已经是做母亲的人了,还那么嗜杀,教坏孩子可不好哟,哈哈……”男子揶揄道,身子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极快的速度下突然停住,男子的修为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“昊哥,你……”

  那女子撅了撅嘴,女儿娇羞之态一览无遗,欲说还休,却也是迅速停下身形,看向四周。

  语音未落,只见这对夫妇前方忽然众多人影电闪而至,然后四散而开将他们重重围住。但都保持一定的距离,没一人向前移动,只是远远围着,显然是惧怕这对夫妇,抑或在等什么人。

  他们后方、左右两个方向远远地道道人影急速飞行,显然也是冲着这对夫妇而来的。

  “后面,左面,右面也有人,看来这次他们为了抓我们可是下了不少功夫,哼。”男子眉头微微皱着,语气中略带寒意。

  话音未落,其它各方向的人已到,在原来的包围圈外又重重的围了几圈。

  “昊仙尊,只要你留下魔女墨月,就可以安然离开,以后你依然是仙界的仙尊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一名年约四十的中年仙人越众而出,对着那男子一揖,语气些许敬畏些许鄙夷,显得矛盾之极。

  “哈哈,无名小卒,也敢口出狂言,你把我袁昊当成了什么人?”那男子怒极反笑。

  说着,他长袍轻拂,一道磅礴的能量匹练冲着那仙人而去。

  “砰!”

  “啊!”

  那中年仙人惨叫一声,毫无招架之力,倒飞而去,继而化为齑粉,血雾浸满长空。

  “袁昊兄,何必为此下人动怒,有失身份。”远远地,一道声音传来。

  语音未落,又有八道人影显现,快若闪电,顷刻间已来到众人之上,飘然落下,在众仙人之内分八方之位将那对夫妇又围了一圈。

  “参见各位天主大人。”

  原本围着那夫妇的众人对着那八人恭敬的躬了躬身,齐声道。

  “哈哈,看来我袁昊的面子真大啊,九天天主一下来了八位。中天天主怎么没来,莫非她念及我们兄妹之情,不愿与我为敌?”袁昊欣慰的一笑。

  “中天天主已经被天尊大人封印,身为仙界九天天主之一,不思斩妖除魔,却与魔道中人称兄道妹,真是有辱仙界天主脸面,哼。”站在正北方的那位天主重重一甩长袍,冷哼一声,脸上满是鄙夷不屑。

  “你说什么!小妹她怎么会被封印!”袁昊双目怒睁,锁定北方天主,气势徒然攀升。

  “中天天主得知天尊要诛杀魔女后,妄图给你们报信,被天尊大人拦截,然后就如玄天天主所说了。”在东方站立的那位天主接过话。

  袁昊望向东方天主,随后神色微微一黯,喃喃道:“唉,那傻丫头,何苦呢。你让大哥怎么报答你这份恩情啊?

  听到这话,墨月微微向男子靠拢,安慰道:“妹子是中天钧天之主,掌管仙界秩序,即使是天尊那老头也不能把她怎么样。待得我们这件事了了后,应该就会被解封了,你就不要再担心了。”墨月微微一顿,向四周看了看,继续道:“如果我们这次能逃出去,我们找机会再好好谢谢她吧。”

  闻言,袁昊脸色稍霁,喃喃道:“希望是这样吧,这份情就欠下了,以后我们再慢慢还吧。”

  “闲话就到这吧,昊仙尊。怎么样,你们束手就擒吧?”这时,在西方的颢天天主突然道,语气中带着些许不耐烦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只见袁昊仰天长笑,手指向颢天天主,语气豪迈不羁:“你也太小看我了,在我袁昊的世界里,只有战死,没有束手一词。”

  墨月闻言,向前一步:“素闻九天天主有一套九天诛魔大阵,不知缺少了我那妹子,你们还有什么能拿出手的本事呢。”

  “魔女,休得猖狂,吃我一记烈火焚天叉。”南天天主怒发冲冠。

  语音未落,他体内祭出一柄赤红色的三尖叉。烈焰焚天叉甫一出现,四围的空气随之一凝,仿佛凭空被抽干了般。三尖叉上浓浓火焰之气萦绕,向着墨月狠狠击去。

  看着这怒雷一击,墨月脸色不变,灵动的眼眸紫光隐现。她左手轻抱着婴孩,右手轻握,缓缓一拳,对着那飞来的烈火焚天神叉而去。

  “砰!”

  随着一声闷响,烈火焚天叉倒射而去,去势更胜来时。

  南天天主看着倒射而来的烈焰焚天叉,脸色微凝,左脚前移,右脚微弓,右手前伸,抓向那焚天叉。

  “啪!”

  南天天主抓到了焚天叉,正要收手。不料焚天叉其势未衰,继续向后激飞。

  “呀!”

  南天天主大喝一声,左手也抓向神叉,体内仙元力急速运转。

  “哗!”

  南天天主滑出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,在其身后的几位仙人顿时如被殃及的池鱼,被撞得七零八落。

  南天天主凝视墨月,惊恐无比。

  突然,南天天主感觉双手一痛,定睛看去,只见那双手上一缕缕精纯的魔煞气缭绕,颤抖不已,短时间内竟然有点不受控制,显然是被墨月的魔力侵蚀了。

  墨月的轻轻一拳,竟如此恐怖,众仙人无不骇然。

  “烈火焚天叉?还焚天呢,我看叉小鱼还行,笑死我了,哈哈……”墨月巧笑倩兮,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嘲讽。

  “神人境界,这怎么可能,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么?”南天天主喃喃道,神色中中满是震惊,对墨月的嘲笑都恍若未闻。

  “紫曜魔瞳!”东天天主见多识广,看见墨月紫光隐隐的眼眸,惊呼道。

  “唉,生下天儿,他吸取了我们的神魔力,使月妹的实力倒退的只有这种地步了么?”旁边袁昊呐呐道,估计这话让南天天主听到,他想死的心都会有了。

  这时,北天天主上前一步,大喝:“还等什么,布阵。”

  其余七天主齐齐上前一步,只见八人祭出八种武器。八天主手势各异,迅速打出各种手印。八种武器在天中按八方排位,八种迥异的能量相互交织。

  顿时,天地为之色变。能量匹练使周围空间不停的颤抖,空气也似乎变得粘稠起来。

  “不好,没想到只有八位天主也能组成阵势,月妹,快回来。”袁昊神色一变,对着墨月高声道。

  “嗯,昊哥,怎么办,我们能受得了这种阵势,但是天儿呢。虽说他由于我们都已成神而继承了我们的些许能力,但毕竟还小,我怕……”墨月满脸的焦急之色,看着怀中婴儿,欲言又止。

  袁昊看了看天上渐渐笼罩而下相互交融的八种能量,神色逐渐坚定,道:“月妹,现在只有用我们的本命丹器了,结成阴阳守护大阵。由于我已成神,你也成魔,力量是阴阳互补。本命丹器相互融合能形成一缕混沌之力,而天儿的也继承了我们……”

  “嗯,好好,就这样,快点,晚了我怕天儿会有危险!”墨月打断了男子的话,迫不及待。

  袁昊看了看墨月怀中的儿子,然后面向墨月,神色一黯,道:“只是这样,我们就会更加虚弱,怕只能自我封印了。”

  “我们自我封印了,天儿怎么办。你不是说天尊名义上说是诛杀我,其实是想抓我们的孩子吗?为什么会这样呢,他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啊?”墨月神情甚是激动,还有浓浓的不解。

  袁昊神情显出一丝愤恨,喃喃道:“天儿因为继承我们各自的体制而能阴阳互补,进而生成混沌之力。天尊老头一定是想到这点了,他是想得到混沌之力,唉。这真是成也混沌,败也混沌啊。”

  “那我们怎么办,自我封印了就没法再保护天儿了,阴阳守护大阵没有我们催持是不能长久运行的。”墨月脸上忧虑更甚。

  “看来只能把孩子送到下界去了,在下界,仙人是不能去的。”袁昊目光一凝,神色渐渐坚定起来,看见女子依依不舍的表情,又继续道:“只是这样孩子就要一个人了,以后怕是少不了要吃些苦。”

  墨月不舍的神情更甚,哀求地看向袁昊。

  袁昊心里猛然一恸,高声道:“我袁昊的儿子,这点苦算什么,经历千雕万琢,方能成器。”

  “唉,只能这样了,等会我们合力,然后引导着八大天主阵法之力,打开一道下界空间通道,将天儿送下界去。”墨月仿佛下定了决心般,只是在看向怀中孩子的时候,慈爱之色愈甚。

  袁昊他们在这里交流,虽然描写起来时间很长,但是他们是在用神念交流,外界时间也只是过去瞬间罢了。

  袁昊狠狠一甩头,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那婴儿,大喝:“出!”

  一根通体莹白的玉箫被祭出,玉箫撒发着盈盈白光,显得神圣非常,清脆悠扬的箫声响彻天地。

  “出!”

  见袁昊祭出玉箫,墨月也一声低喝。一件散发着浓郁乌光的古筝随之而出,那古筝通体如墨,撒发着浓浓的魔煞之气,铮铮的琴声不绝于耳。

  然后两人迅速的打出众多手印,只见玉箫古筝相互旋转,白光墨光相互融合,将他们三人环抱于中。

  这时,八天主也准备完毕,八道能量融合成一道,向着二人击来。

  “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。”袁昊一声大喝,然后体内白色能量磅礴而出。仿若心有灵犀般,墨月体内也涌出墨色能量,与之相融,汇成一道,引导到八天主能量上。只见天地电闪雷鸣,能量匹练呼啸击向下去。

  “撕!”

  仿佛裂帛般,一条空间裂缝随之而出,却有随时都能愈合的趋势。

  “月妹,放手吧。”看着旁边满眼泪光,紧紧怀抱儿子的妻子,袁昊心中的痛,撕心裂肺。

  “孩子,妈妈不能照顾你了,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  墨月缓缓放开紧抱的双手,泪珠滴撒在儿子脸庞,向四周飞溅而起,晶莹剔透,恰似一颗母爱的心被撕扯的稀碎。

  那孩子脱离了墨月的手,却也不下坠。古琴和玉笛环绕着他,渐渐撤去了对墨月和袁昊的环绕。

  “哇哇,哇哇……”

  也许是知道要跟父母离别,那婴儿凄楚的哭声响彻天地,闻之让人心恸。

  “孩子,以后你就要一个人了,坚强些,不哭,要开心啊。”这是一个伟大母亲最后的话,是送给儿子最后的礼物。

  “嘻嘻……”

  仿佛听懂了母亲的话,那哭声戛然而止,嬉笑声随之传向母亲,仿佛是在安慰母亲般。随后在古琴玉笛的环绕下远远而去,消失在空间裂缝之中。

  裂缝随后迅速愈合,仿佛从来就没有被撕开过。

  只是,那颗慈母的心,却怎么也不能像这天地裂缝般被缝合了……

(本章完)

下载汤圆创作APP

随时随地追更新,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~还能和作者聊骚,快快下载!